首页 >> 中医新闻

p月日晚时

中医新闻  2020年04月04日  浏览:0 次

  4月29日晚8时,文学评论家、散文家、福建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南帆做客深圳中心书城“深圳晚八点”活动,为近百位文学爱好者讲述当下中国文学遇到的种种问题。当晚,记者获得机会,独家采访了这位两次获得鲁迅文学奖的学者。

  文学边缘化,基于社会环境的演变

  记者:南帆老师,讲座上你说,“现在中文系毕业生的梦想不是文学家,是公务员或者领导秘书”。和上世纪八十年代比较,文学的黄金时期似乎过去了。这是一个务实的时代,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当今文学在社会公众生活中的地位?形成这一状况的原因是什么?

  南帆:文学在社会公共空间——如报刊、电视、互联网等中的分量越来越轻。如今公共空间唱主角的是另一些学科,例如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法学等。这个年度的国民生产总值以及目前股票市场的趋势如何,数以亿计的农民涌入城市带来哪些问题——这些问题哪一个不比平平仄仄的文字游戏或者虚构的悬念更重要?

  “平平仄仄”、“虚构”为何不重要了?一些批评家认为,形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是文学咎由自取。文学远离了开阔的社会历史,一头扎进了私人写作的死胡同。作家要么躲在阴暗的房间里构思一些乏味的偷情故事,要么热衷于杜撰一些珠光宝气的豪门恩怨。这与多数公众又有什么关系?他们看来,只有返回重大的社会主题,文学才能恢复声望——例如关注底层生活。但是,另一些批评家并不认可这种诊断。他们觉得近一个世纪以来,文学之所以很少出现世界级的经典作品,就是因为太急功近利,太急于表达一些简单的个人观点,难以流芳百世。

  记者:都把账算到作家头上了。

  南帆:但是,我觉得不能这样单纯考量作家,还要考虑社会环境的演变。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等均为现今的强势话语,它们的共同特征是,研究的结论通常是描述一个社会——一个社会的政治经济或法律。而人文学科关注的基本单位是人;文学的主人公甚至是具体的个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学特别擅长扮演先锋的角色,成为思想启蒙的策源地。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市场经济的启动以及各方利益的博弈形成了相当复杂的社会状况,这对于理论的社会视野提出了要求。于是,人文学科逐渐退后,上述社会科学相继走到了前台。这是正常的。

  文学边缘化,但仍有特殊的价值

  记者:文学靠后,经济跃前。那么,经济社会中,文学在社会公共空间里还有哪些意义?

  南帆:一方面,我承认文学处于边缘,甚至是一个异数。但是,我又要强调,在这种背景下,文学依然有它特殊的价值所在。

  社会科学描述的基本单位是社会,但它往往是某些方面的平均数,不是一个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比如说经济学家公布国家国民生产总值增长8%,这是一个平均数,可能张三今年的工资增长16%,李四工资只增长2%,王五还是负增长——亏了。也就是说,个人独特的一面被忽略了。比如说在我们社会学、经济学理论上常常有这么一种解释,一个人要争取做什么,后面常常包含了经济利益的驱动,可为什么在中国革命的早期很多衣食无忧的知识分子愿意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干革命?传统的革命理论认为,贫民是革命的力量,因为他们一无所有,可为什么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却不像纯粹的革命者?从经济学意义的分析看来,贾宝玉不就是一个 吗?整天混在女孩之间,偶尔还带点同性恋的倾向,但为什么读过《红楼梦》之后很多读者的同情心都在贾宝玉这边?

  从中可以看到,文学塑造的种种独特的个性,如我刚举例的阿Q、贾宝玉,常常会对社会学给我们提供的各种结论,提出了挑战,形成社会文化内部的波澜。这就是文学在公共空间之中的重要意义。经济学没有错,社会学没有错,法学也没有错,但是文学仍然有存在的空间,它们构成了不同的视野,这些视野在公共空间之中是相互补充的。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单位是社会,但他们并没有穷尽社会各方面,有些问题没有发现,或者在它的视野中视而不见,这个时候文学就成为一种弥补。

  文学保存着人类深刻的人文精神

  记者:也就是说,在这个复杂的公共空间中,社会科学跟文学都分别得到了历史的分工。文学丰富了公共空间。文学让我们看到社会个体生活的无数种可能,公共空间因此变得有生气和多姿多彩。

  南帆:对。我还要强调文学另一种功能:保存着人类深刻的人文精神。

  文学那么认真地描写一个人命运的悲欢离合,甚至描写他日常生活起居饮食的细节,这有什么意义?传统的说法是,文学的意义是认识历史。的确,我们可以从巴尔扎克的小说中间读到法国的历史,从托尔斯泰小说中读到俄国的历史,从《红楼梦》中读到清朝的历史。文学保存了深刻的人文精神。

  人文精神存在于诸多人文学科之中,比如历史、哲学。我觉得文学在保存人文精神的过程中,一个很独到的地方就是发现人的复杂性。不是用理论、概念推导来发现的,而是在形象之中发现。比如当我说“张部长来了”,这是一种简单概括,可是听的人不明白张部长是男的还是女的,高的还是矮的。因为我们突出了人物职务特征的同时,忽略了另一些特征。但文学不是这样的,文学常常给人一个形象整体,而这个形象的整体中间常常要包含形象的复杂性。文学的复杂性与科学的复杂性不同。文学的复杂性常常是集中在价值判断的复杂,感情的复杂甚至矛盾,科学的复杂性不在情感和价值判断方面。

  再说《红楼梦》。为什么说它是一部经典?你看,贾宝玉生活在这么多美女中间,为什么居然还那么痛苦?大观园里的所有人都爱他,可是他的生活为什么还有这么多难题,甚至绝望到了出家呢?如果有仇人的话还知道对手在哪里,可是他连对手也不存在。这么说起来似乎非常荒谬,难以置信,可是《红楼梦》令人信服地写出来,日常生活怎么把他一步一步地逼走,怎么使他感觉对生活彻底的绝望。这就是经典名著。相对地说,另一部著名武侠小说《鹿鼎记》之中,韦小宝没有这种难题。照单全收那么多老婆,多快活啊。可见揭示人物的深度存在明显的差异。这是两个作家之间的距离,也是经典小说跟通俗作品之间的差距。发现人内心的复杂性,发现人的复杂的感情,甚至矛盾的感情,这是经典小说的拿手好戏。

  这个意义上,真正的文学杰作总是对于生活具有独特的发现,而这种发现有时候甚至必须远远走在理论的前头,也许有些时候也必须走在其他学科的前头。这就是文学的独到之处,也是文学对于人文精神独特的贡献。

  (编辑:邵钰杰)

合肥妇科专科医院天津白癜风医院地址江门白癜风医院地址

下肢深静脉血栓的治疗方法
冠心病做支架术后吃什么好
吃什么能消除血管斑块
友情链接